“神醫”大行其道,除了其隨身碟忽悠的本領、商業炒作、信眾的盲從外,健康教育缺位,科學素養以及信仰的缺失,法律漏洞,監管體系不夠健全等,都是其產生的社會土壤
  法治周末ssd固態硬碟記者 高原
  每天早晨,竹北買房60歲的唐山市民王素華吃完早飯後第一件事就是拿著iPad,看微信訂閱號里琳琅滿目的養生常識。
  王素華身體不太賣屋好,患有糖尿病、高血壓等慢性病,用她自己的話說,這都是一些不能徹底根除、只能靠吃藥調理的病,所以除了西醫給開的藥方,王素華平日里更註重的是中醫養生。
  她的微信里關註了很多網上流傳的著名中醫,可是讓隨身碟她苦惱的是,有時候這個“大師”明明說吃某種東西對糖尿病患者有益處,但過段時間另外一個“大師”就說得了糖尿病千萬不能吃這個東西。
  這樣的時候多了,王素華也納悶了,到底該信誰?
  面對“層出不窮”的養生大師和江湖“神醫”,納悶的不只王素華。
  專註於醫學領域研究的科學文化學者張田勘在接受法治周末記者採訪時表示,因為患者和醫學工作者之間存在著認知上的差異,很多疾病其實是難以治愈的,而很多患者並不知道,所以就會出現盲目相信所謂的“神醫”。
  張田勘認為,“神醫”大行其道,除了其忽悠的本領、商業炒作、信眾的盲從外,健康教育缺位,科學素養以及信仰的缺失,法律漏洞,監管體系不夠健全等,都是其產生的社會土壤。
  醫學是不完善的科學
  從吉林來的劉艷芳千里迢迢趕到北京,多年的支氣管擴張折磨著她,在東北漫長的冬天里,她甚至不敢下樓,“下樓就喘的厲害”,劉艷芳說。
  她在吉林看了很多醫院,更找了很多民間所謂的“大師”,“大師”都說堅持吃他們的藥就可以治愈,可是這麼多年過去了,她冬天照樣還是下不了樓。
  北京的同學給她聯繫了一位呼吸科的中醫,在仔細檢查完後,醫生誠懇地說:“對於這種病我們也無能為力,如果住院也只是能緩解你的癥狀。”
  劉艷芳有些失望,失望之餘,她也認清了以前那些“神醫”們其實都是在騙錢。
  張田勘很認可這位醫生的說法,因為並不是所有的醫生都像這位醫生這般誠懇。
  “對一些病無能為力這種現象是無法避免的,這需要尖端科研機構和醫學專家來承認,而不是保持沉默,不敢說,不願說。”張田勘說。
  張田勘表示,醫學科學本身就是不完善的科學,從科學層面上來說,能治好的病是有限的,很多病都不能完全治愈。
  上海交通大學科學史系主任江曉原也認可這樣的觀點,在接受法治周末記者採訪時,他說:“精密學科不容易有空子鑽,比如天文學等,但是涉及養生保健、美容這些不容易評估效果的領域,就往往特別容易出問題,因為治療效果無法明確檢驗,就有很大的空間。”
  江曉原認為,基於20世紀50年代之前中國公眾教育程度普遍低下的現實,在中國形成的傳統“科普”概念,也是一幅類似的圖景:廣大公眾對科學技術極其景仰,卻又懂得很少。
  “我們現在的科普,不光傳播的是科普知識,還要傳播科普精神,是實事求是的精神。”張田勘說。
  他介紹,西方醫學講究的是三個三分之一,三分之一可以治愈,而後兩個三分之一,醫生所能做的只是安慰和同情。
  “健康教母”馬悅凌曾經說“漸凍人”是她治療過的最簡單的病,事實上,漸凍人症是世界難題,患此病的科學家霍金至今還坐在他的輪椅上。
  “真正的科學理念,其實是靠防,而不是靠治。要相信有些疾病是難以治愈的。”張田勘說。
  民眾尚缺乏正確認識
  有網友總結“神醫”現狀:全民健身熱,電視忙追風;監管不到位,“神醫”遍地吹。
  在採訪中,法治周末記者發現許多篤信養生原理的人多分為兩類:一類是老人;一類是病人,包括癌症和慢性病患者。也有媒體把這些人稱為“醫盲”。
  中國工程院院士、衛生部原副部長王隴德曾公開表示,如果有最基本的科學素質,絕對不會相信吃茄子、喝綠豆湯、吃白蘿蔔就可以治所有病。
  還有一種觀點把“醫盲”分為兩類,一類是因為文化水平低,醫療常識缺乏,所以很容易相信江湖游醫的忽悠而上當;還有一類是文化水平很高,也具備相當的醫學常識,但是在病急亂投醫的心理下,最終被“神醫”牽著鼻子走。
  而從現實情況來看,後一類的“醫盲”正越來越多。
  “患者求醫心切,尤其是得了上述疾病,都要想盡一切方法試試,不管是黑貓白貓,能治好病就是好貓,這就給了‘神醫’可乘之機。”張田勘說,“三言兩語,誇大療效,‘神醫’利用的正是患者求病心切的心理。”
  美國愛荷華大學醫學院助理教授尋正曾在專欄發表這樣的觀點,他認為中國醫生是食療泛濫的一個根源。
  “在美國,權威機構都把食療當作首選的高血壓治療方式。但很不幸,你如果在中國就醫,醫生髮現你有高血壓之後,他們大多熱衷於給你降血壓,當然是使用回扣高的藥品給你降血壓。當你面臨被醫生騙還是被張悟本騙的兩難選擇時,選擇張悟本可能危害更小,因為一般而言,食物的副作用遠小於藥物。”
  首都醫科大學附屬北京中醫醫院一名醫生對法治周末記者說:“中醫養生潮的興起是大勢所趨,然而民眾對什麼是真正中醫缺乏認識或認識不多,在很多人眼裡中醫是神秘的、祖傳的,對什麼是醫學、什麼是巫術,什麼是文化、什麼是宗教,缺乏基本的判斷。”
  “其實‘神醫’不難揭露,很多所謂的‘神醫’只要查一下他的學歷和資質就行,但誰來告訴人們醫學能做什麼和不能做什麼,則是一場革命。現代醫學需要面對自己並不是萬能這個事實,並且忠誠地告訴百姓。”江曉原說。
  法律漏洞 監管缺位
  從“芒硝大夫”胡萬林、“地瓜博士”林光常、“綠豆神醫”張悟本,到“健康教母”馬悅凌,近年來經媒體曝光的“神醫”實在不少,而隱藏在民間未被曝光的“神醫”恐怕更是不計其數。
  一齣又一齣的“神醫門”,在拷問社會醫療養生科普知識普及的同時,也在拷問我國的醫療法律制度。法律該如何應對層出不窮的“神醫門”?
  目前,我國法律雖然對無證行醫作了禁止性規定,但是對這些所謂的“神醫”們如何禁止和處罰,並沒有一個專門的規定。因此法律的缺陷就讓這些“神醫”鑽了空子。
  2010年被央視揭露的北京大道堂中醫養生研究院院長劉逢軍就曾在法律中尋找灰色地帶。
  那些求他治病的患者,不僅要登記個人信息,還要簽上一份公告合同書,合同書中明確寫明:他們不是醫療機構;他們的產品屬於食品,不是藥品;他賣的神奇食品“道養生寶”,一盒僅22元,處於普通民眾可以承受的範圍,而且吃出問題乃至人命的可能性甚微。一旦追究起責任來,即使被懲罰,力度也有限。
  由“神醫”蕭宏慈發起的“拍打拉筋自愈法”在大陸走紅之後,2010年開始風靡臺灣,蕭宏慈在臺灣開班授課,舉辦高價體驗營,參加電視節目。
  起初蕭宏慈甚為高調。然而在當年4月,臺灣當地衛生部門就認定蕭宏慈不具備醫師資格,“拍7天治糖尿病”,“任何病拍打可自愈”等言論違法。“移民署”以違反“移民法”等規定,處罰蕭宏慈5萬元(新臺幣),限其在7天內離開。
  在內地,從2009年開始,“拍打拉筋自愈法”就在北京、上海、南京、廣州、深圳等地悄然興起,3年多時間里,並未見有相關部門加以干涉。
  有評論認為,除了上述種種原因之外,“神醫現象”也與看病貴、看病難有關。目前國內醫療保障制度尚有待健全,這便使得一些尋醫問藥者走進了“神醫”的診所。
  在國外,人們一旦罹患疾病或遭遇醫療問題,可以非常方便地向各種公益性的病友互助協會、患者心理輔導機構求助,因為除了專業的醫學治療,良好的心理輔導對患者也至關重要。
  在這些公益性組織里,患者及家屬能相互扶持和交流經驗,能夠有效地防止一些人走入歧途或陷入騙局。
  然而,這種公益性組織在中國普遍缺失,常常讓患者和家屬不能及時得到幫助,只能憑經驗或運氣自己尋求解決之道,這便給“神醫”提供了可乘之機。
創作者介紹

床罩組

fm24fmrdsl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