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網北京6月22日電 (鄭青亭)“中方在亞信峰會上提出的新亞洲安全觀是一個很好的模式。但美國看到的是,中國的實際做法與這個倡議並不一致。中國在周邊地區採取的行動讓鄰國感到威脅,並沒有建立互贏的模式,依然在採取零和游戲的思維。”美國前任國家安全事務助理哈德利21日在第三屆世界和平論壇上批評中國的外交政策導致地區緊張局勢升溫。
  “對於構建中美新型大國關係,我的態度比較悲觀。我認為,中國近期的舉動讓美國越來越失去熱情,我想問問,中國是不是應該採取實際行動推動這一關係的發展?”在論壇大會上,哈德利列舉了中國的幾大“罪狀”,如設立防空識別區時沒有與美方進行溝通,在仁愛礁附近增加駐軍,在西沙群島開采石油等。“我知道中國有自己的理由,但是如果把這些行動結合起來看,其他國家都會懷疑中國的動機。我想知道的是,中國能否為建立新型大國關係而犧牲短期利益?”
  就哈德利對中方的控訴,人民網記者採訪了與會嘉賓、復旦大學國際問題研究院常務副院長吳心伯。他認為,一方面這反映了美國對中國在亞太地區崛起的緊張和擔心,另一方面也說明美國要趁機把水弄混的企圖。
  指責一:“中國要把美國趕出亞洲”
  哈德利說:“中方提出,‘亞洲國家的事務要由亞洲國家自己主導。’此外,還通過建造航母、部署戰機把美國攔截在第一島鏈之外。這個背後的含義就是要把美國趕出亞洲。”
  對此,吳心伯回應道,“亞洲國家要自己主導和主宰自己命運”是我們在亞信峰會上提出的,美國對此反應過度說明他們對新形勢的不適應。“長期以來,美國在亞太地區安全上發揮了主導作用,對其盟國和伙伴國的在安全問題上的依附習以為常。現在,亞洲國家經濟逐漸發展起來,逐步認識到自主處理地區安全的重要性,並且有了自信心。因此,亞洲安全事務主要由亞洲國家主導,是合乎邏輯的事情。”
  “美國做慣了老大,心態上不適應,擔心其在地區安全事務中的主導地位和影響力會受到挑戰,因此才會攻擊我們。”吳心伯指出,“實際上美國的擔憂是不必要的,因為習主席也講到,我們也歡迎域外國家在亞洲事務中發揮積極的和建設性的作用,並沒有講要排斥美國。”
  吳心伯說,過去十年,亞洲安全問題主要由美國解決,它入侵了伊拉克,打了阿富汗,最後自己走了,並不是被中國趕走的。這些失敗的政策也說明,美國單邊主導的亞太安全政策已經行不通了。“除此之外,美國的指責也暴露出其把水弄混的企圖,它就是要通過指責中國‘排擠它’營造地區緊張氣氛。”
  指責二:“‘美國與盟國串通一氣’只是中國人的想象”
  哈德利說:“中國一直認為,美國要與盟國一起給中國製造麻煩。這實際上是一個陰謀論,事實恰好相反。”
  真的僅僅是陰謀論嗎?“如果看一下美國在中國周邊的經濟、安全和外交戰略,我們就會發現,美國一直在構建以自己為中心、以盟友為主要成員的體系:在安全上就是建立同盟;經濟上就是推進TPP;外交上就是進行美日澳、美日印三邊對話,在這些對話中,中國都是主要議題,即怎樣應對一個崛起中的中國。”吳心伯說。
  “這些事實說明,美國在全方位地處理與崛起中的中國的關係,做出了一種制衡中國的安排。在這個過程中,有很多是不符合中國的利益的,因此,中國感到被美國‘算計’是有事實作依據的。”吳心伯指出,如果沒有這些內容,那麼美國與盟友進行雙邊、三邊對話的時候到底講了哪些內容?中國承擔了什麼角色?美國在與盟國的軍事合作中又把誰當成了假想敵?這些都能告訴中國嗎?
  指責三:“中國對於構建中美新型大國關係誠意不足”
  哈德利說:“對於構建中美新型大國關係,我的態度比較悲觀。我認為,中國近期的舉動讓美國越來越失去熱情,我想問問,中國是不是應該採取實際行動推動這一關係的發展?”
  吳心伯對此表示,在構建新型大國關係過程中,需要雙方共同努力。“中方領導人提出這個目標是嚴肅認真的,一直在不斷考慮新中美關係的具體內容。但美方一開始對這個目標不是很熱心,後來雖然有所表態,但總歸感覺有些勉強,而且內部存在不同聲音。”
  吳心伯分析說,具體來看,在美國,有些人認為中方提出這一倡議可能並不當真;有人認為中國可能懷有某種陰謀;還有人認為,如果能夠就此讓中國對美言聽計從則是一件好事。
  問題不僅在此,“在政策層面上,美國沒有對中美關係做出足夠重視,在處理一些地區問題上和對待雙邊關係上沒有按照中美大國關係戰略來處理。比如,在對待中國和鄰國的海洋爭端上,美國完全是一邊倒,支持中國的對立面;在網絡問題上,起訴中國軍官的做法完全就是破壞性的。”
  吳心伯認為,如果講中美新型大國關係取得的進展不能令人滿意的話,責任主要是美國。“實際上,美國政局內部對華態度存在分歧,影響了奧巴馬政府對中美關係的處理。”
  日前,美國起訴中國五名軍人,指控中國軍方從事網絡犯罪活動,最後自陷窘境,不了了之。“這其實就是一個象徵性的姿態。本來奧巴馬政府打算年初就要這麼做,後來發生了斯諾登事件,把它搞網絡監控的醜事抖了出來,美國忙著救火。到了今年,斯諾登事件告一段落,美國司法部就開始指控中國軍人。”吳心伯分析,這件事實際上是美國國內的一個政治行為,目的就是給中國一個下馬威,並不期待能有什麼實際效果,這正說明美國目前的對華政策並沒有從構建中美新型大國關係的角度來考慮。
  指責四:“中國設立防空識別區沒有事先與美國溝通”
  哈德利還說,“中國在設立防空識別區的問題上沒有事先和美國溝通,說明中國的誠意不足。”
  “美國在亞太地區的很多軍事行動向中國打招呼了嗎?為什麼要向中國提出這麼過分的要求呢?”吳心伯說,“如果我們是到美國附近建立識別區,可能還需要打招呼,但我在我的附近做這個事情,這是我的合法權益。有如果拿著中美新型大國關係提出過分的要求,這是不具建設性的。”
創作者介紹

床罩組

fm24fmrdsl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